在疫情之后回到教会聚会的十个理由

为什么要面对面?

过去的几个月里,大多数教会已经停止了线下聚会。由于全球性瘟疫、国家管控,以及服务他人和社会的意愿,我们无法面对面聚在一起。取而代之的是,我们在线上“服事”彼此,举行“虚拟”会面,运用科技相互连结。

如今许多教会正在恢复聚会,或很快将恢复。但这些聚会的新方式让人感到生疏。我们变得愈发敏感,我们之间的分歧暴露出来,我们不得不忍受因疫情而有的各样限制和规条所带给人的尴尬、不便和沮丧。并且,不管我们把教会弄得多么安全,教会中的一些人还是不能来。

考虑到这些,有些信徒可能会受试探,压根就不肯来。如果我们恢复后的聚会是如此不同和受限,而线上聚会是如此方便、可取,我们的身体又如此脆弱,那我们为何还要面对面交通呢?

这是个很好的问题。但在我们做出决定前,我们需要反思实体聚会的重要性,这样我们对参加实体聚会的渴望才会加增,而不是减退。

所以,除了因健康原因必须呆在家里的情况以外,这里有十个回到教会的理由。

1.我们是有血有肉的受造物

神用泥土造了亚当,用亚当的肋骨造了夏娃,他们的结合衍生了人类(创世记 1:26-27;2:18-25;3:20)。我们是有血有肉的灵魂,男人和女人,我们有着祂的形象。我们不是漂浮在虚拟空间中的虚无飘渺之物。我们不仅仅是像素和网名,不只有社交媒体上的头像。我们是人。我们生来就是要通过看、听、尝、摸感受神创造的物质世界。最近几个月,我们看到了网络世界的力量。但我们也感受到了它的局限性。没有任何恩爱夫妻会欣然接受“异地恋”为理想状态。更不用说一个有爱的教会大家庭。

 2. 教会是一个身体

 圣经一贯的教导是,教会是基督在地上的身体(弗 1:22-23)。每个信徒都是不同的肢体,并且我们各体巧妙地联络在一起(弗 4:15-16)。我们不是独立存在的,而是相互依存的。我们的属灵恩赐就像眼睛、耳朵和手脚,每个部位在身体的成长和使命中各按各职。是的,即使在远处,我们仍然是基督的身体。但就像任何健康的身体一样,我们不该想要肢体分离。

3. 圣灵在牵拉着我们

不仅信徒们是一个身体;我们还有一个灵(弗 4:4)。圣灵——三位一体的第三位格——住在神的教会里,祂一直在牵拉着我们走向合一。神的灵是不能分开的,所以当信徒不自觉地分开时,我们会感到紧张——就像橡皮筋扯得太长了。我们里面的圣灵渴望我们在一起,就像那根橡皮筋想把我们拉回来。

4. 我们是一个属灵大家庭

在教会中,神是收养我们的天父,所以我们都是灵里的弟兄姐妹——生于神的“家”(提前3:15)。由于我们不同的年龄和性别,保罗将我们称为父亲和母亲、兄弟姐妹、儿子和女儿(提前 5:1-2)。而家庭意味着不可分开。健康的家庭住在一起,一起笑,一起哭,彼此扶持。有成年子女的父母喜欢成年子女聚在一起——并且只有所有人都到场时,父母才会完全满意。在这个特殊时期,我们必须忠信地联络那些不能安全加入我们的人。但所有条件许可的人都该寻求与家人们的团聚,为了赐给我们生命的家庭而重新连结。

5. 讲道是一个神圣的时刻

我们这一代人习惯了约翰·派博的证道和贝丝·摩尔的视频。手机、电脑和应用程序APP如今是我们的默认媒介。在短短三个月内,我们甚至已经习惯于通过 WiFi 和玻璃屏幕来观看自己的牧师和教会带领人教导神的话语。在这样的数字环境中,我们须记住,讲道从根本上说是一个现场的神圣时刻(徒 20:20、27)。是的,它可以传输、录制和发布,使虚拟参与者和未来的听众都受益。但对当地的信徒家庭来说,神的话语最好在现场传达,因为圣灵赐予指定的传道人和值得信赖的牧人,在怀有目的和可能性的那一刻,亲身传讲神的话语。在这些时刻,牧人牧养自己的羊,羊听牧人的声音。在这些时刻,我们不仅被信息的内容所震撼,也被当下的庄重性所震撼。当我们会众在场听到神的话语时,我们不仅与我们复活的主和祂至圣的话语产生共鸣,并互相产生共鸣。一起享用盛宴,胜过独食。

6. 没有什么比一起唱诗更好的了

世上没有别的体验像会众一起唱诗那样(诗 95:1-2)。一起歌唱荣耀神,让祂的宝座重新在祂子民的心中升起。一起唱诗,在我们的头脑中打上真理的烙印,以恩典温暖我们的心。一起唱诗象征着我们在福音上和谐一致。一起唱诗表达了我们对神的情感(我们现在有很多情感)。但我们不只是为了荣耀神而唱诗;我们也唱诗彼此勉励(西 3:16)。我们不能隔着屏幕互相唱诗。神的子民应想办法尽可能信实、安全地一起赞美祂。我们会戴口罩,或是净化空气,或在户外见面,或背诵诗篇,甚或耳语。但最终,神会听到基督教会上扬的赞美声,如果我们能在一起赞美,那就更好了。

7. 我们需要洗礼和圣餐

无论你的教会是否在“实际上”举行了这些圣礼,每个信徒都需要看和尝到这些恩典的象征,借此我们能再次感受到福音故事的意义。 洗礼和圣餐提醒我们,神用感官的方式与我们交通。在这两个圣礼中,我们品尝、触摸、看到和听到福音,不管是在新受洗的信徒与基督同死同复活时,洗礼池中溅出的水滴,还是掰开的饼和压榨的葡萄汁都让我们记念祂的舍命。(太28:19;林前 11:26)。 我们遵行这些圣礼的方式,可能在不同时期看起来略有不同,但我们的心比我们知道的更需要它们。

8. 你有当做的工

如果你是个信徒,当教会聚会时,你有需要做的工。教会的事工不只是牧师和领袖的工作,而是分派给每一个基督徒的。每个信徒都有可发挥的属灵恩赐,每个教会的身体都迫切需要身体的每个部位都活用起来(罗马书 12:4-8;弗 4:15-16;彼前 4:10-11)。 当我们待在家里时,我们仍可以通过虚拟网络聆听、给予、打电话和发信息。但是,除非我们亲自到场,否则在很多方面我们根本就无法服事、激励或建造基督的身体。

9. 我们的敬拜就是见证

每一周,我们的朋友、邻居和同事都和我们一同经历这个破碎的世界,但他们没有我们的盼望和标杆。每一周,他们都会遭遇挑战和悲剧,这让他们想知道哪里可以找到恩典和真理。 是的,我们可以通过多种方式在线服事他们,我们该为神现在所使用的新方法接触新的人而感到喜乐。但不信的世界也需要看到,福音的转化力量体现在当地基督徒家庭中,他们爱神并以最仁慈和坚韧的方式彼此服侍。

10. 问安改变生命

以问安结束本文似乎有点奇怪——一个简单的行动变得如此受限和复杂。但在整个新约,作者不仅向教会问安,而且还向弟兄姊妹们互相问安。这些问候不仅仅是附在信件末尾的补充。这些问候象征着福音和解的力量,并培养我们的家庭活力。我们互相问安的方式——以及我们互相问安的事实——是教会生活和见证的核心。开心的问安提醒我们在基督里享有的福音的合一。尴尬的问安表明在健康的教会里是没有偏心的。回避问安提醒我们解决冲突,让我们在心里彼此和好。每一次的问安都映射出神的爱,使基督的身体重新合一,让人热情好客,培养无私,打开事工之门,神欢迎我们借着基督为祂做见证。即使这些问安是戴着口罩的、非接触式的、有距离的,它们仍然是每个教会中塑造生命的微小事件。就在最近,我们教会在十周没有聚会后,在我们的停车场举行了户外敬拜。什么是最快乐、最热烈的时刻?是我们的彼此问安。我们需要见面。

结论

你可能没法立即回到教会聚会。 你可能需要为自己或你所爱的人谨慎行事。 你可能需要在远处继续观察一段时间。 但是到了合适的时候,神的子民能够而且必须再次聚集,我希望你能加入。毕竟,我们的聚会终究是天堂的滋味。圣经中关于天国的异象看起来不像是隔离区、直播或语音电话会议。 这是与复活的基督“面对面”的相遇,是圣徒和天使敬拜的相聚(来 12:22-23;启 22:4)。 再来的那一天,我们不会被孤立和隔离在荣华的居所中,而是在有义居住的新世界里一起生活、工作、相爱和服侍(彼后 3:13)。 因此,一旦我们知道这是安全且明智的,并且不会对我们的社区造成损害,让我们再次聚集在一起——面对面的——直到一切都焕然一新。

——————————————————————

作者:大卫·甘德森,著有《如果我不想去教会怎么办》,翻译:廖津  

大卫·甘德森 David Gundersen(南方浸信会神学院博士)是德克萨斯州休斯顿布里奇波因特圣经教会的主任牧师。在此之前,他曾担任驻校主任、副院长和教授,从事基督教大学生的教学和培训工作15年。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