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神的护理

约翰牧师,您的下一本书《神的护理》(Providence)将于大约2个月后发行。我已为这一刻等候多时。这是一本大部头的书,一本非常重要的著作,一本无论是对2020年还是即将到来的新的一年来说,都意义重大、价值非凡、贴合现实的作品。今天我有几个问题想问您。

有目的的主权

首先,请您解释一下书名。您为什么给这本书起名为《神的护理》而不是《神的主权》?

好的,这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原因有很多。但其中很有意思的是,“护理”这个词在圣经中根本没有出现过。所以人们可能会说:“这是什么书?七百多页就写了些圣经之外的内容?”其实,说圣经中没有出现“护理”这一点并不准确。我不是这么说的。我说的是圣经里没有这个词,但圣经里也没有“主权”这个词。主权就像三个位格,就像三位一体、门徒训练、福音传道(注:evangelism,英文圣经无此词)、解经、辅导、伦理、政治、灵恩这些词。这些词都没有在圣经里出现过。从某种意义上说,我最终关注的不是文字。我关注文字,毕竟我写作啊。但我从根本上来说不关注文字,我关注的是事实。

所以,我聚焦在神的护理上,而非仅限于主权,是因为主权指的是神有权利和权柄,按着祂的旨意行事。从这个意义上说当然是事实:神有着至高无上的主权。但我写的是神有目的地施行主权,而不仅仅是施行主权。

换句话说,这本书的内容不是限于神是否有权利和权柄随祂的旨意行事,而是祂有目的地施行主权。在创世、历史、救赎和成就万事的过程中,祂施行主权做了何事?这就是我在这本书中所要表达的。这就是为什么“护理”这个词和“护理”这个事实——即有目的的主权——才是本书的题目和中心。

是的,这很好。所以,神一切主权行为的总和就是神的护理?

一切主权行为的总和、指向与目的。这本书的最后三分之一不在我的预期之中,这部分内容全是关于神的护理怎样让祂的子民、祂的新妇成为她应该成为的样式。我原以为我会主要写有关世上的苦难、战争、瘟疫等重大问题,以及一些本质问题,比如鸟是否因神的护理而从树上掉下来。但我逐渐明白了: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呢?这是基督为自己的缘故洁净祂的新妇,使祂的新妇以祂为乐,祂也以此为乐,直到永远。

从神的视角看

这是一项庞大而细致的研究。据我的非正式统计,书中有超过三千次引用圣经。为什么要引用圣经三千多次?

当你告诉我这个数字时,我完全不知道会有这么多。它让我欢喜雀跃。因为约翰·派博的观点若是基于他自己,而非权威,便一文不值。没有人理所应当关心我对任何事情的看法,或者托尼你怎么想,或者其他人怎么想——不管他们的名字后面附有多少学位——除非你的想法、他们的想法或我的想法显然得到了值得信赖的知识来源的支持。

关于神,只有一个绝对可靠的知识来源,那就是神自己。除非神亲自彰显祂的形象和祂的计划,否则我们不会知道。他用自然界——创造和自然启示表明祂的形象和祂的计划,但是在圣经中,祂给了我们祂所默示的话。不只是表明,祂还宣告、描述、解释,使用祂的形象和作为。没有圣经作知识来源,一本关于护理的书要么很短,要么全靠推测。事实上,这类书大多如此。

让我就三千多次引用圣经的问题再简单说一句。这本七百多页的书不是关于护理的哲学论述。我不是哲学家。我是圣经读者、圣经翻译、圣经信使,以及圣经践行者。这是我的呼召,我的工作,我的喜乐之源。我对哲学的立场一点也不排斥,但是这么说是因为,对护理的哲学思考几乎不可能取得丰硕的成果,除非哲学家或多或少地浸泡在圣经中——正如这三千次引用圣经可以使我们透过神的视角看护理。

所以,三千次引用圣经,是让神自己发声谈护理。

一生的参考书

这本书多达二十万字,打印出来长达750页,毫无疑问,这是您最长的个人专著。为什么写这么大部头的书?

我知道大多数人不会读一本700页的书。一本书篇幅越长,读的人就越少。那么,我为什么还要搬石头砸自己的脚呢?因为确实有少数人会读这样的书。而这样做的人往往是能够影响他人的人。我希望这本书因其广泛性和全面性而更具吸引力。

我计划了三十年,要写成这样一部书。我的意思是说,这几十年来你都在听我说,想有朝一日写出一本关于主权或护理的大部头作品,好了,现在它写好了。

但我还要说一点。尽管许多人不会通读全书七百多页的内容,但他们热爱圣经,他们很高兴有人把圣经中有关护理的内容集中起来,并对此进行思考。他们喜欢把这本书放在书架上,这样他们就可以随时取用,寻找与他们将要教授的课程相关的章节,或者他们正在努力学习的特定经文,查看索引,找到内容,然后前后读上几页。换言之,我希望这本书能成为一本首选的参考资料,即使是对那些不会通读它的人也是如此。

是的,这是一本受用一生的参考书,一本未来年日里需要放在手边的书。

终于准备好了

这本书非常贴合2020年的现实。但你是在2018年夏天开始写作这本书的。你在诺克斯维尔用12周的假期写作,然后于2019年完成。写作时间早于2020年,也就是在新冠肺炎大流行、明尼阿波利斯抗议和骚乱发生之前。自从你完成这本书以来,发生了很多事。今天这本书能够给我们带来些什么?为什么选择现在出版?是什么让这本书如此贴合当下的现实?

当我想到为什么是现在,就惊讶得不能自已,因为我们正处在一场瘟疫的大流行中(我希望这或者是快结束的时候),神安排了这本书在这个时期出版,因为它讲述的是我们每天所体尝的种种美善与恐惧。我是说,即使在最坏的时候也会有美善,在最好的时候也会有恐惧。圣经就是这样:它充满了美善和恐惧,而神对这一切有话要说。

但当我想, “你为什么现在写这本书?” 答案是这样的,因为在这一切发生之前:在我人生的第八个十年开始的时候,我想也许现在我已经尝够了世上以及我人生的悲伤,我希望,我可以带着些许智慧写下严肃的喜乐。我想,在我人生第八个十年开始的时候,我希望我已经对现实与圣经的矛盾进行了足够长的思考,使我可以较为成熟地、有分寸地处理圣经中各种各样的重点。

经过五十年对真理的反思,在人生的第八个十年头,我终于感到对基督教享乐主义——即,“当我们以神为最大的满足,神就得着最大的荣耀”——无所不在的重要性的认识到达了一个层次,在那里,我可以展示这个真理,这个事实,是如何将一切的一切交织融汇在一起的。基督教享乐主义并不是神学边缘一个可爱的、有趣的语言把戏;它是神无所不在的作为的本质。

为什么是现在?也许还要说最后一点。为什么等这么久现在才开始做?正如他们说的,我正行走在约旦河边,能从所站之处闻到河对岸永恒原野的味道。所以,即使我仍然是个有错、有限、有罪的人,但也只是现在,不会是永远,托尼。我认为两年前写作这本书是神的旨意,要么现在出版,要么永不出版。

真好。谢谢你,约翰牧师。

《护理》走向全球

这本书现在被译成阿拉伯语、法语、俄语、汉语、德语、荷兰语、葡萄牙语、西班牙语和韩语等多个版本。为什么要同工们同心合意地翻译这本书以及您的其它著作?

这一点对我来说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重要:“渴慕神”机构和我的生命的价值正日趋全球化——超越种族、超越民族、超越语言、超越文化。神不赞同或鼓励祂的子民有任何形式的民族主义或种族中心主义思想。我们首先属于祂的国。这个思想塑造了一切。神要救世界上所有国家、所有民族、所有语言、所有文化。我希望我的生命对全世界而言都有价值,而不仅仅是对我的国家、民族、地理或文化族群。

但事实上,对于 “为什么译成这么多种语言?为什么要试图让它进入多种不同的文化中?” 这些问题,简洁明了的答案是:神的护理这一事实不受文化的限制。这点对于世界上每种文化、每种语言群体都是绝对真实的。

每位基督徒的钥匙

好的,这一期的录制马上要结束了,您的期望、梦想和祷告是什么呢?

我祷告全世界的基督徒都能成为专爱神的子民。从我家门外人行道上的一只死去的小松鼠,到天上繁星点点,其间的每一份美好和恐惧,从最微小的事物到最宏伟的事物,所有的一切,我都想看到它们连于神、充满神、钟爱神。我认为,护理的教义,护理的事实,是帮助人们成为专爱神的子民的一把钥匙。

我祷告神有目的、有恩典、有智慧、无所不在的主权,即祂的护理,能使基督徒在全然顺服基督、在全世界为祂作见证的时候挺起他们的脊梁,好让数以万计的传教士去世上未曾听闻福音的人那里做余剩的工,这样我们所有人——无论是自发去还是被差遣——都不再简单地把基督和祂救赎的目的当作对我们生命无关紧要的东西,而是在神的护理之下,注定要塑造一切、改变一切、影响一切的事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