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的一年,操练祷告的新方式

你以某种方式的祷告开始每一天

贾斯汀·厄尔利(Justin Earley)在他的《共同法则》一书中解释说,除非我们在早晨养成福音祷告的新习惯,否则我们将以从世上借来的某种“祷告”开始新的一天。无论是焦虑缠身的懊恼还是自给自足的决心,一旦我们醒来,某些东西就会充斥我们的大脑,引导我们关注自身以外的事物,或者至少是更深地审视自我。事实真相是这样的:除非我们有意让我们的祷告与真理相符,否则它们就会背道而驰。

以不同的方式开始一天——按照真理来祷告,这究竟意味着什么呢?对于初学者来说,这意味着,首先我们不是只关注自身以外的事物(当然也不是只关注自我),而是只定睛于神。这听起来很简单:按照真理向神祷告开始每一天。然而,我们很快就意识到,以按真理来祷告作为一种日常习惯可能会感觉很复杂。

一方面,经常按真理祷告意味着我们一遍又一遍地说同样的话。我们以同样的方式称呼神,宣告同样的事实。我们不是徒劳地重复它们,但我们确实是重复它们。例如,每次我们祷告时,神确实是我们在天上的父,所以我们这样说——即便不是每次都这样说,至少也会重复。

除非我们只是向神祈求各种各样的事情,否者我们的祷告将包括尊崇神的属性(永不改变)和感谢神的恩赐(这也是恒久不变的),这也意味着重复。但是,在重复同样的真理的过程中,如果我们陷入一种死板的形式主义呢?如果我们只是走过场呢?

另一个问题

这很危险。习惯,顾名思义,成为我们的第二天性;我们几乎是不由自主地做这些事,而不需要激发我们的意志。但如果这就是按照真理祷告所带给我们的,那是否意味着我们的祷告是不真诚的(或不那么真诚)?我们是在给自己挖更深的坑吗?为了纠正第一个问题,即不按真理每天祷告,我们现在是否衍生出另一个问题:死板的形式主义?

虽然死板的形式主义确实是可能的,但我们也应该考虑另一种危险,即指望创造力和自发性来承载我们的祷告生活。我们认为自己应该有多大的创造力和自发性呢?我们是否认为我们向神的祷告应该遵循我们与朋友对话同样的模式?我们是否可以不用根据祂或是我们自己的日程就可以亲近祂?也许我们认为,当我们在一起时,脑中若突然冒出一些想法,我们被它引导,那我们就应该祷告,就像我们坐在一个手拿着一杯咖啡的值得信赖的知己对面一样。

尽管这个想法看起来既浪漫又真实,但问题是这种具有创造力的祷告——至少对我们许多人来说——是不切实际的。这让人特别容易受到D.A. 卡森(D.A. Carson)所说的“思绪游离”的影响,这是有道理的,因为神和你的咖啡朋友有一个明显的区别:神是不能看见的(提前1:17)。和一个不能看见的人进行对话是不容易的。它需要用不寻常的能量集中我们的思想和心灵,而这种能量往往会逐渐减弱。危机改善了我们的祷告生活的一个原因是它们使我们专注,至少是一段时间。

思绪游离

卡森在他的《与保罗一起祷告》一书中描述了“思绪游离”的定义,可以肯定的说,这种经历与我们所有人产生了共鸣。他给出了下面的例子:

亲爱的主,我感谢您让我藉着耶稣所做成的工得以来到你的面前。能够呼叫你为“天父”真是何等大的祝福……我想想我把车钥匙放在哪儿了?(不,不!回来祷告。)天父,我祈求你看照我的家庭,不仅在物质层面,更是在我们生活的精神层面和属灵层面……天啊,上周日的讲道真是糟透了。我怀疑我是否能按时完成那份报告?(不,不!)天父,请赐福我们所支持的那对宣教士夫妇,帮助他们结出真实的果子,他们的名字是……哎呀!我差点忘了我答应过今天要修理儿子的自行车……(2)

这种经历的负面影响是,我们变得如此沮丧,甚至是感到悲观怀疑,以致于我们完全放弃祷告。我们在这方面做得很糟糕,以致于尝试祷告感觉像是浪费时间。

但是,如果我们明白,不祷告才是最大的危险,那么游离的思绪或无意识的重复突然就显得更加正常,这是我们这个时代人性的一部分。我们是在蒙救赎的人性中祷告,但祷告时的人性仍要经历挣扎。

习惯性地重复符合真理的祷告

卡森通过几节关于祷告的课程来解决这些和其他通病,包括,首先是我们应该为祷告作计划;第二,我们应该采取切实可行的方法,防止在与神亲近期间思绪游离。在这些切实可行的方法中,他提到了开声祷告,用圣经上的话祷告,以及记录我们的祷告。按照同样的思路,我会增加一条:习惯性地重复符合真理的祷告。换句话说,每天在相同的要点上祷告同样的真理。

这种方法应用了卡森的两条建议:它使祷告成为一种日常实践,并使我们的祷告走在正轨上。通过习惯性地重复符合真理的祷告,我们达到一石二鸟的效果:我们消除了不祷告的现象,同时减少了思绪游离的可能性;因为这些重复的祷告确实是符合真理的,我们根据真理来引导我们的祷告,这从一开始就是我们的问题。

最后一点,也是无法编写的部分,是我们如何保持这些祷告的真实性。为此,我们需要神持续的恩典。与此同时,值得注意的是,每天重复某些话并不一定是出于不真诚。例如,我每天都对我的妻子和孩子们说同样的话,甚至一天说好几遍,我从来都是真心的,即使有时我可能会带着比其他时候更多的热情说出来。热切的祷告是值得追求的——也愿神悦纳!——但我们的第一个目标应该是,在合乎真理的真诚祷告中开始新的一天。

这看起来是怎么样的?

从每一天开始

每一天,在尽可能早的时刻——在你看手机或你的大脑开始为即将开始的一天做准备之前,以及在你的意识足够清醒,能够思考之后——考虑背诵一个简单却充满真理的祷告词。

在《共同法则》一书中,厄尔利提供了这样一个例子:“圣灵啊,我是为你的同在而被造的。愿今天在我所做的一切事情上都有你的同在。阿们。”另一个例子是来自诗篇51篇由四个部分组成的祈求,或者来自诗篇143篇的一部分,或者其他许多类似的例子,都可以在《公祷书》中找到。如果我们的祷告生活伴随着读经生活,那么我们每天都有新的机会探索出另一条祷告的道路。聆听神的话是向神说话的最好准备之一。

如果可能的话,考虑让这个简单的祷告习惯成为你一天中的里程标记,在早上、中午和睡前重复不同的祷告内容。但是要从早上开始,因为这是很多人所说的“基石习惯”。查尔斯·杜希格(Charles Duhigg)的畅销书《习惯的力量》推广了这个观点,即不是所有的习惯都会产生同样的效果。有些习惯有引发连锁反应的力量。杜希格写道:“最重要的习惯是那些当它们开始改变时,就会去除和重塑其他模式的习惯”(101)。每天早晨重复符合真理的祷告就会有这样的效果。

祷告中学习祷告

当然,这不是我们唯一要做的祷告,但这是我们一定要做的祷告。通常,它可以成为一个更长的、更熟悉的祷告的开端——就像清教徒所说的那样,我们“祷告到我们真的祷告为止”。卡森提醒我们这种清教徒式的坚持,意味着我们应该“在一次祷告中祷告足够长的时间、足够真诚,以摆脱形式主义和不真实的感觉”(18)。

的确,愿神能让我们养成这种习惯!如果你已经养成这种习惯,那就无视所有这里说过的。但是,如果这个目标仍未达成,得救的弟兄姊妹们,每天早晨习惯性地重复符合真理的祷告,可能是你最好的下一步。

已故的J.I. 巴刻(J.I. Packer)把这一切都解释得很清楚,正如卡森所引述的那样:

没有什么祷告的秘方能像勤杂工的DIY手册或烹饪书那样对我们有用,这些书声称,只要你按照说明去做,就不会出错。祷告不像木工或烹饪;它是一种与永生神和祂的儿子耶稣基督的个人关系的积极操练,是一种友谊,它的发展更多是在神的掌控之下,而不是在我们的掌控之下……正如其他亲密关系一样,祷告亦是如此:你必须在试验和错误中找出什么对你是合适的,即你需要在祷告中学会如何祷告。

———————————————————

作者:Jonathan Parnell 翻译:Emmy 编辑校对:小伴 来源:DesiringGod.com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