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们,开始门训吧!

我第一个孩子出生后,就在考虑,是否可以中断事工,直到孩子长大。第二个孩子出生后,我对此考虑尤多。而且,那时除非我丈夫在家,否则我都没空好好吃饭。这种状况下,我在想自己怎么可能在那么多需要做的事情上再加一件。

然后我读到了关于安·贾德森的书。19世纪初,她曾致力于在缅甸传福音。她在三次怀孕期间,常常将孩子绑在背上,开展福音事工、做翻译,并对初信者进行门训。即便对年轻妈妈而言,事工也是不可推诿的。因为她的救主曾命她“去使万民做我的门徒”(太28:19)。

她并非超人,只是一个瓦器,像我们一样的瓦器。但因为她爱耶稣,并且耶稣的诫命不是难守的,所以她认为遵守这些诫命比其他所有事情都重要。门训可能因为她处在作母亲的不同阶段而看上去有所不同,但她作为母亲当做的那些事情并不能阻碍她遵守基督的诫命。

我们不应将门训拘泥在特定的时间、地点,而应更自由地将其视为一种与周围人的关系,一种有意维持的、被圣经渗透的关系,而不论我们身处何处。特别对于妈妈们来说,更是如此。门训并不是靠特定的地点或者计划维系的,而是靠关系维系的。当在妇女中间身体力行地教导什么是基督里的生活时(多2:3-5),门训就变成一种被赎妇女之间基于圣约的生活方式(《当地教会的妇女事工》,128页)。

在家庭中开展门训

为履行主耶稣吩咐的大使命,我们可以尝试从最亲近的人——家人——开始门训。我们或者有尚未归信的父母、兄弟姐妹,或者有尚未归信的丈夫,或者他们都已归信,我们仍可以不断地通过爱他们、鼓励他们,使他们更多经历基督的恩典、更多了解基督。即使家人都已认信基督,我们的孩子也不是生来就信主。而孩子如果不被引导,是不会寻求神的(罗3:10-11)。

我们作为母亲,对孩子影响甚大。孩子将跟随母亲信基督,或者信别的偶像。母亲会将孩子引向耶稣——生命活水的源头,或者引向林林总总的假神——破裂不能存水的池子(耶2:13)。神已经将孩子交托给我们——不论是一个孩子还是多个孩子,也不论是亲生的、寄养的、还是收养的——我们都应对他们进行门训,应根据神的诫命、教导(弗6:4)养育他们。我们应在普通甚至平凡的日常生活中教导他们(申6:7),也应亲自向他们示范要怎样一生跟随耶稣。我们还应在悔改方面为他们做表率。

即使我们的孩子、家人都归信了,门训也不能止息。只要他们都还活着,我们就应为他们的成长、为他们的忍耐到底不断祷告、不断做工,直到耶稣再来。

在教会其他家庭中开展门训

每一个归信的母亲都是基督身体的一部分(林前12:27)。母亲的身份并未将我们从基督的身体上切下来。等到不需要为孩子换尿布或者孩子长大成年后,我们再重新接在基督的身体上。作为母亲,我们仍然是基督身体的一部分,并且当我们开展事工时,就是在为基督身体的增长和健康做贡献(弗4:11-16)。

我们并非只能在教会聚会时,彼此进行门训,使各自越来越有基督的样式。即使教会成员没有聚在一处,我们仍可以在聚餐的时候,在做任何事的时候(林前10:31),彼此教导遵守基督的一切诫命(太28:20)。对我们中的有些人而言,开展门训的一个重大挑战是邀请其他人进入自己的日常生活。邀请他人周六上午八点到十点在本地咖啡馆进行门训是让人感觉心安的,但邀请他人进入我们生活中不怎么井井有条的领域,特别是邀请到家里,就让人害怕了。但神却可以打开我们的心,让我们不惧怕受伤害,也让我们随时欢迎他人。

对于孩子还年幼,或者孩子有特殊需求的妈妈而言,与其他人建立关系,并打理这一关系,会压力很大。但她们仍可以从极其微小的事做起。比如定期邀请另一个妇女与自己和孩子相处。她们应将在日常生活中应用圣经视为“每日必修课”。她们可以在叠衣服的时候与人聊天,可以在吃饭时一起祷告,建立友谊。即使这个时候,孩子正在将食物弄在头发里。她们应该与对方深入分享自己的生活,以至于可以这样向对方说“你们在我身上所学习的、所领受的、所听见的、所看见的,这些事你们都要去行”(腓4:9)。

当我头两个孩子都不满三岁时,我与教会一个年轻的姊妹定期聚会。这使我受益良多。她让我看到,将家里收拾得干净整洁,而不是任由地板上堆满“儿童用品”,是一件令人惊喜的事情。她以充沛的精力和搭乐高的技能祝福了我的儿子们。晚上,当孩子们都睡下以后,我们会一起研读《希伯来书》,一起祷告。她是来接受门训和咨询的,但最后,我自己也收获了门训和咨询。在我作妈妈的那几年,她的友谊一直陪伴着我。神借着这种关系使我们彼此进行门训。

在邻舍中开展门训

妈妈们很容易就会寻求“自己的益处”或者自己家、自己家人的益处。但基督给了我们一个更好的选择:寻求祂的益处(腓2:21)和他人的益处(腓2:4)。这里的他人包括自家以外的人。换言之,基督要求我们爱神、爱邻舍(路10:27)。

“谁是我的邻舍呢”?(路10:29)对此,耶稣给出的答案并不是一串邮编,也不是一个名单——名单上列着所有我们自然而然愿意亲近的人。相反,他用一个“落入强盗手中的人”的比喻回答了这个问题(路10:30)。一个祭司路过这个将死的人,一个利未人也路过,但他们都认为与救这个人的命相比,自己的事更重要(路10:31-32)。如果不是一个有慈心的撒玛利亚人路过,这个人早丧命了(路10:33-37)。

妈妈们会在社区遇到很多不同的人。当我们跑去取信件时,会看到邻居。小卖部的收银员会与我们攀谈。电工、水管工会路过我们的房子。我们会在公园遇到其他带孩子的人。我们还会与同事共处于一间办公室。这些邻舍都可以被我们审慎地纳入到日常生活中。或者,我们可以像那个撒玛利亚人一样,当这些邻舍需要帮助时,停下手头的事,去向他们奉献耶稣式的爱心。如果我们有小孩,可以邀请他们和我们一起散步,一起办事,或者不论我去哪里,都邀请他们一起。总之,不论我们在他们身上花去的时间是一分钟还是二十分钟,我们都不应将他们的出现视为打扰,而应视为机会。

我们在爱神、爱人的同时,门训事工就展开了。邻舍与我们近距离相处并不是一个失误,因为正是神“并且预先定准他们的年限和所住的疆界;27要叫他们寻求 神,或者可以揣摩而得。”(徒17:26-27)我们怎么知道,遇到的这些邻居不是神安排在那里,以使他们借着我们寻到祂呢?

在陌生人中开展门训

我们不应仅仅与眼前的人建立联系,应超出这些天然的限定范围,在那些目前还不认识的陌生人中开展门训。有些妈妈的孩子还很小,但她们仍可以将视野扩大一些。神或许要求我们中的一些人去代养或者领养别人的孩子,要求一些人走出文化、语言的自然边界,要求一些人去一个从未听到过福音的地方,要求一些人进入囚犯的世界、难民的世界、正在接受康复治疗的“瘾君子”的世界,并在这些人中间开展门训。

一些人可以考虑在社区的老人中间找一个人或几个人建立友谊。一些人可以考虑让国际学生住在家里。即使是带小孩子的妈妈也可以考虑打破常规,去别人家吃晚饭,或者在别人家给孩子换尿布,同时一起读经。我们可以挨个为那些正在从其他人那里接受福音、接受门训的人祷告。做丈夫的,以及教会其他家庭可以帮助我们腾出固定的时间去从事超出我们日常生活的事工。每个妈妈都不一样,不应相互比较时间安排、能力和个人呼召。但我们所有人都可以求问神,还有哪些地方可以有意识地通过福音与人建立联系。

如果我们被自爱之心辖制的话,不论我们听到多少建议,都不会将门训视为应该优先考虑的事情。但如果我们受制于爱主之心(林后5:14),就可以去爱他人,甚至那些我们没有天然义务、没有亲属关系的人。我们会去服侍其他所有人,为得着更多人归向基督(林前9:19)。我们会这样祷告:“主耶稣啊,除了你流血赎回之人,今生我别无所求。”

开展门训事工的妈妈

我们的孩子很快就会长大。总有一天,我们不再需要日复一日照顾孩子的需求。但基督发出的使万民做祂门徒的命令却永不更改。今天就是拯救的日子(林后6:2)。今天就是彼此劝勉的日子(来3:13)。

安·贾德森将她的全部生命倾注于门训。因为她相信“今生只是暂时的,是进入永生的预备”(《我心在主手中:安·贾德森在缅甸》,203页)。我们只有朝雾一样的光阴。当妈妈期间的各样试炼终会过去,但我们周围之人的灵魂却是永恒的。

——————————————————————————————

作者:T·金 翻译:毕宁芳 来源:渴慕神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