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愈恐惧唯一方法:信靠我们的终极供应者

朋友们,  “爱邻舍如同自己”(路10:27)很有道理,冠状病毒流行的这段时间我更加深以为然。 冠状病毒正在全球范围内传播。尽管死亡率相对较低,我很早便认识到这是个十分难以面对的挑战,我尽可能地保护自己和同在香港的家人免受感染。 随着冠状病毒的蔓延,全球各地的超市都出现了货架空空那令人震惊的场面,看起来并没有什么种族或文化的差异。我们人类不仅是金钱的囤积者,甚至也成为了口罩及卫生纸的囤积者。 这种行为很讽刺。 

如果您把社区附近能买到的所有口罩都占为己有,实际上会增加您感染冠状病毒的机会,因为在电梯或者公交站这些拥挤的地方,其他人没能得到足够的保护。 如果您把社区附近能买到的所有厕纸都占为己有,这也会增加您感染冠状病毒的机会,因为医学证据表明,冠状病毒会通过粪便传播。如果其他人没有厕纸供使用,那么实际上这也会对您造成直接或间接的伤害。 

《马太福音》16章26节记载耶稣问道:“人若赚得全世界,赔上自己的生命,有什么益处呢? 人还能拿什么换生命呢?”挤倒别人去抢夺过多的口罩和厕纸,生命卑微至此是多么荒谬啊。 

我相信冠状病毒迟早会过去,预防或治愈冠状肺炎的医疗方法正在研制的过程中,但治愈恐惧只有唯一的一个方法,那就是信靠我们的终极供应者——耶和华上帝,祂是必预备的上帝, 祂一直不断地供应着我们的需要。 恐惧往往是因为对供应缺乏足够的信心,是依靠自己、不倚靠上帝的表现,正因如此,人完全丧失了理智和长远的眼光。自私不是成功的生存策略,也不是您希望传给下一代的理想遗产。 施比受更为有福(徒20:35),我们在天上的父拥有无限的能力,祂了解并且供应我们一切的需要,上帝已经赐下应许给所有信靠祂、顺服祂的百姓,对那些愿意施与的百姓来说更是如此。 朋友们,请选择生命之道吧!

您的朋友:林立仁

林立仁,《慷慨是一种祝福》作者,1993年毕业于康奈尔大学,金融界工作二十余年,近年领受作管家的呼召,辞职后全时间记录分享自己从金钱的奴隶转变到上帝的好管家的属灵旅程。

在《慷慨是一种祝福》一书中,林弟兄讲述了自己因得知天父是供应者而从恐惧、忧虑中得着自由的心路历程:

理财课程刚上了一课,我就意识到过去犯了什么错误。客座讲员引用的第一句经文是《诗篇》24篇1节:“地和其中所充满的,世界和住在其间的,都属耶和华。”我立刻明白自己为什么会感到焦虑困扰,因为我一直在和上帝分配我的收入:上帝拿百分之十,剩下的百分之九十都属于我自己。至于我如何积蓄、消费、投资等,都是我自己的事情,谢谢。

我之前并非没有听过这句经文。只是这次,这句经文真的进入了我的心。我所拥有的一切都是属于耶和华上帝的!

我怎样从母胎赤身而来,也必照样赤身而去。我再次被提醒,自己只是上帝的基金经理。

这让我感到大得释放!如果那余下的百分之九十也属于上帝,那么我每项支出和储蓄也都是属灵的决定。上帝已经应许,他会看顾我的一切需要(当然不一定是我想要的东西)。我可以告诉你,世上没有什么比这更能安慰人心了。

一直以来,我因为害怕损失,并不把辛辛苦苦赚来的钱拿去投资,而是把大部分积蓄以美元存在银行账户中,拜近几年的低利率所赐,我一点也没赚到。通过冠冕理财课程,我确定自己曾经就是那个有一千两银子的恶仆人(请查看《马太福音》25章14至30节“按才受托”的比喻),因为害怕亏损,干脆懈怠几乎毫无作为。在管理金钱方面,我有很多需要悔改的地方。但是感谢主,我因着这个真理得自由:“你们若常常遵守我的道,就真是我的门徒。你们必晓得真理,真理必叫你们得以自由”(约8:31-32)。

从那时起,我的投资理念渐渐被更新。我愈发看到产生更大回报的需要——不是为了我自己的利益,而是为了当耶稣触动我心时,我可以有能力自由地施以援手。我对市场价格波动的恐惧慢慢减少,因为我知道这所有的一切终究都属于上帝;他是耶和华以勒,是必供应我的上帝,他从未失信于我,也从未丢弃过我。

在过去的二十四年里,工作对我而言就是为了赚钱和获得认可。我现在认识到,这样的工作观大错特错。我从冠冕理财课程中学到了正确的工作观:工作是上帝用来塑造我们品格的方式,而不只是一个赚钱的途径。看顾我们需要的是上帝,不是我们的老板,也不是我们所做的工作。这个令人耳目一新的观念,让我得以更全面地看待工作环境,这是一个成就使命的禾场,而不是一个赚钱的战场。在这个禾场上,上帝的原则远比戈登·盖柯(Gordon Gekko,美剧《华尔街》中的股市大亨)的理论重要得多。简而言之,对于这一点《马太福音》7章24至25节说得最好:“所以,凡听见我这话就去行的,好比一个聪明人,把房子盖在磐石上。雨淋,水冲,风吹,撞着那房子,房子总不倒塌,因为根基立在磐石上。”


作者:林立仁  编辑:卢姊妹 摘自:《慷慨是一种祝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