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过苦难显露出的5个偶像

苦难告诉我们什么

苦难是发人深省的。

在阳光明媚、生活顺遂时,我们歌颂神的良善,对圣经的真理说“阿们”,看重圣经中的应许并充满信心地祷告。

因神的赐福而喜悦并没有错,但真正的考验是在苦难的乌云盖顶时发生的。那时我们的神学根基、我们的信心和忍耐就很重要了。

当乌云久久不散,试炼不仅会加剧,而且还会显露出一些潜藏的偶像:那些我们在情感上寄予了过多信任的事物。

然而,向我们显明心中的偶像是神在苦难中计划的一部分。

《耶利米哀歌》感叹苦难漫长。我们喜欢第三章的希望——“我们不至消灭,是出于耶和华诸般的慈爱,是因他的怜悯不致断绝”(哀3:22)。但是第四章仍然是黑暗笼罩。 事实上,第四章是在为这个国家因偶像林立而带来的挥之不去的影响而哀悼。拉宗瀚在他的书《先知的哀歌》一书中认为本章强调了“成功和权力的象征被解构”的方式。 换句话说,它哀悼我们寄予过多希望的偶像。这样一来,哀歌不仅表达了对损失的悲痛,它还哀悼错付的信任。当你的文化、城市或生活分崩离析时,它可能就会显现出来。 当我们思考困境时,请想一想以下《耶利米哀歌》 第4章中所提到的偶像。 

1.重视财务安全

 《耶利米哀歌》第4章以哀叹耶路撒冷财富的安全和荣耀的丧失开始: “

黄金何其失光!纯金何其变色!圣所的石头倒在各市口上。(耶利米哀歌4:1)
耶路撒冷城是以色列的经济和宗教中心。圣殿以其宏伟的建筑和闪亮的珠宝耸立在地平线上。约柜、圣所的墙壁、器皿和用具,甚至盾牌都是用贵重的金属制成的(列王记上 6:20-22)。黄金无处不在。 财富是一种表征,因为黄金与荣耀联系在一起。但如今金子已黯淡。 这个城市已经失去了了往日的光彩。圣殿被摧毁,珍贵的象征深埋在尘土覆盖的废墟堆中。任何对圣殿及其黄金所代表的信靠都已消失不见。

 我相信你知道金钱是有能量的。它提供安全,创造身份,给予选择。如果我们不谨慎,金钱可以助长我们的自给自足。因此,经济衰退、失业、企业倒闭或一个城市到处工厂关闭是一个机会,可以让我们反思我们对如纸般薄的金融安全性的错误信任。当401(k)计划(美国401k计划始于20世纪80年代初,是一种由雇员、雇主共同缴费建立起来的完全基金式的养老保险制度。)失去价值,或当你的收件箱中出现裁员通知时,为损失哀痛会唤醒你的灵魂,让你意识到信任财务安全是如此愚蠢。对金钱所带来的安全感或对财富损失的恐惧很容易成为我们生活中的一个功能性的神。苦难或财务压力可以显明对金钱所提供的安全感的偶像崇拜式的痴迷。 

金钱可能是我们生活表面下的一个常见偶像。你知道它微妙的囚禁吗?对你而言,这可能意味着成功的形象、对某些新事物的短暂满足、对家人的供养保证或对未来的安全感。无论是哪种表达方式,金钱都容易成为信靠的对象。当损失或不确定性进入等式时,这个偶像就会惊人地迅速抬起它丑陋的头。哀叹穿透了我们自给自足的拱顶,向我们展示了信靠财务安全的灵性破产。 

2.把人当作救世主

苦难还可以揭示错付信任的第二个对象:人。我们要正视我们有多相信人能够解决围我们周围的问题。无论是政治、商业还是宗教,我们都会轻易地将希望寄托在他人身上。这就是我们如此迷恋名声和权力的部分原因。我们通过那些带领我们的人来体验生活。我们相信,如果“我们的人”掌控了局面,生活会变得更好。 

躺在耶路撒冷废墟中的,不仅是黄金,还有对领袖能够解决人民生活混乱的任何希望。国家的文化像“瓦瓶”一样被打破(耶利米哀歌4:2),没有人可以阻止破坏。富人在灰堆里翻找(耶利米哀歌4:5)。王子,曾以美貌和名望著称,如今变得畸形而无法辨认(耶利米哀歌 4:8-9)。甚至国王也被俘虏了。《耶利米书》 39:1-10记录了西底家王从城中出逃时被捕的悲惨事件。他的儿女被屠杀,他的眼睛被挖出,他被驱逐到巴比伦。《耶利米哀歌》4:20帮助我们感受到这一令人沮丧时刻的象征价值:

“耶和华的受膏者好比我们鼻中的气,在他们的坑中被捉住;我们曾论到他说:“我们必在他荫下,在列国中存活。”

这一哀叹提醒我们人类的领导力是有局限的。人所建立的政府的权力、经济学理论和国防安全都不是终极的。这些系统以及领导这些系统的人都很脆弱。

哀叹提醒我们对人类领袖寄予过多希望的危险。《耶利米哀歌》这卷书向我们发现警告:我们的救主没有在最高法院占有一席之地,没有居住在宾夕法尼亚大道1600号(白宫所在地),没有坐在公司董事会议室里,也没有站在教堂的讲坛后面。当前途未卜、损失临到时,我们将明白把最终的希望寄托在除神之外的任何人身上都是虚妄的。 

3.渴望文化上的舒适区

耶路撒冷上空绝望的乌云改变了人们彼此相处的方式。它并没有让关系变得更好。社会价值观反而受到侵蚀。人们变得很残忍,甚至忽视了连动物都会给它们后代的怜悯(耶利米哀歌 4:3)。无助的待哺儿童在忍饥挨饿。当他们乞求食物时,“无人擘给他们”(耶利米哀歌 4:4)。绝望笼罩着这座城市,人们盼着死亡(耶利米哀歌 4:9)

 这些黑暗描述的目的是显示耶路撒冷社会结构的彻底散架。随着城市和国家崩溃,文化规范也随之崩溃。人与人之间的基本关系失常了,同情心也消失殆尽。

耶利米用哀歌来显明这种堕落。他为这一损失表示哀悼,以警告我们的社会可以变得多么地破碎。 

我们对和平与安全的热爱,可能会让我们无情地忽视深层问题的存在。这很容易让我们与文化问题隔绝,退回到有着修剪整齐草坪的封闭式的郊区社区里。 哀叹的祷告可以给我们有新的眼光来看到我们社会的真实状况。而不是让我们置身事外、抱怨或者彻底无视我们文化的问题。哀叹可能让我们得以敞开心扉进入痛苦之中。它可以推倒我们想要生活在梅伯里镇(Mayberry,影视作品里的虚构美国小镇)的偶像,这是一个理想主义的完美世界,是一个与我们周围的问题隔绝的世界。 

哀叹呼唤我们不要忽视来自我们文化深处痛苦的呼喊。

4.偶像化属灵领袖

文化危机直接影响到与属灵领袖的关系。在《耶利米哀歌》中,道德权威消失了,经文表达了作者为那些被认为是正义的人却失去了信誉而忧伤。属灵领袖在国家的衰败中成了同谋(耶利米哀歌4:13),他们得了悲惨的结局。耶利米将这些领袖形容为彷徨、盲目、孤立和污秽不堪(耶利米哀歌4:14)。人们称他们为”不洁净的!“(耶利米哀歌 4:15),多么讽刺的控诉,他们这些属灵领袖本该保持纯洁。他们的荣耀消失了(耶利米哀歌 4:16)。简而言之,宗教领袖丧失了公信力和影响力。他们在自己破碎文化中成为了逃亡者。 

《耶利米哀歌》第4章向我们展示了属灵领袖可以堕落到什么程度。这样的哀歌应该是对那些属灵领袖的一个沉痛的警告。宗教领袖对属灵追求上的冷漠是以色列迷失方向的原因之一。《耶利米哀歌》第4章向我们展示了空洞的属灵领导力与神的管教之间的关系。 

与其试图利用教会的政治资本来赢得文化大战,我们还不如仔细看看镜子中的自己。属灵领袖应与百姓同行,树立自省和悔改的榜样。流亡为神的子民提供了一个机会来哀叹灵性上的沉沦,不仅是文化上的沉沦,也包括教会的沉沦。我们可以和但以理在祷告中的哀叹产生回响:

“我向耶和华我的神祈祷、认罪说:“主啊,大而可畏的神,向爱主守主诫命的人,守约施慈爱。我们犯罪作孽,行恶叛逆,偏离你的诫命典章。没有听从你仆人众先知奉你名向我们君王、首领、列祖和国中一切百姓所说的话。主啊,你是公义的,我们是脸上蒙羞的;因我们犹大人和耶路撒冷的居民并以色列众人,或在近处,或在远处,被你赶到各国的人,都得罪了你,正如今日一样。主啊,我们和我们的君王、首领、列祖因得罪了你,就都脸上蒙羞。”(但以理书9:4-8)


如果我们更加小心,不将属灵领袖偶像化;如果属灵领袖可以在哀叹中带领,那么失去的属灵权威可能还有机会重新获得。

5.以为神恩永驻

最后一个的可能的偶像与神祝福的预设有关。没有哪个国家比以色列更有理由要求获得最惠国待遇。如旧约所确认的,他们是神的选民。但是神的恩惠并不允许人骄傲地无视神的警告。拉宗瀚(Soong-Chan Rah)说:“在耶路撒冷陷落之前,以色列人已把自己视为一个特殊民族,自觉配得上这座伟大的城市,而不是意识到他们所取得的一切都是神的恩典。” 

《耶利米哀歌》清楚地表明,这个国家处于耶和华神的管教之下。耶利米使用令人震惊的语言来形容他们的罪孽要比所多玛更大(耶利米哀歌4:6)。在第11节中,我们读到:“耶和华发怒成就他所定的。”这让我们有一种不祥预感,他们的日子已经不多了,末日临近了(耶利米哀歌4:18)。神的祝福被乌云所笼罩。

 美国文化崇尚乐观主义。“美国精神”是一种根深蒂固的信念,即生活会变得更好,经济衰退会结束,机会将比比皆是,“明天的太阳照常升起”。尽管我在某种程度上欣赏这种乐观主义,但我怀疑有多少美国基督徒将文化乐观主义当作偶像,或者有多少人直接将这种乐观与相信我们“蒙神赐福”联系起来。也许这就是部分基督徒为什么对我们的流亡身份产生负面反应的部分原因。我们似乎不熟悉在一个经济衰退没有结束、社会结构继续阻碍光明未来的文化中的精神生存。

我担心我们当中有太多人,包括我自己,在情感上和精神上都与这种乐观主义紧密相连,以至于我们不知道该如何生活在播种(罪恶)必收割(惩罚和审判)的文化之中。几个世纪以来,基督徒在充满敌意或分崩离析的文化中找到了前进的道路。 

通过阅读诸如《耶利米哀歌》这样的书,我们被提醒,神的祝福并不能保证我们的生活没有痛苦或拥有从善如流的文化。哀歌不仅可以帮助我们看到信徒在一个充斥偶像的社会中该如何坚持自守,也使我们能够在自己的内心搜索那些偶像已经入侵我们生活的踪迹。 哀歌是当神的祝福似乎遥不可及时,你所唱的歌。

《耶利米哀歌》第4章帮助我们看到隐藏在表面下的不易觉察的偶像。财务安全、人、文化上的舒适、属灵领袖或神圣的恩典只是捕获我们心灵的迷你神中的几个。失去它们中的部分或全部,都提供了一个机会提醒我们,我们的情感应该放在哪里。哀叹我们的文化偶像的坍塌可以让流亡的基督徒重新定位,知道我们应该向往什么样的王和什么样的王国。 

希望尚存

挖出偶像是神计划的一部分。 当痛苦推倒我们的偶像时,哀叹会引起我们的自我反省。我们可以更清楚地看到当剥去层层外衣后,浮出表面的是那些我们错付信任的对象。痛苦可以帮助我们了解我们是谁和我们所爱的是什么。

作者:Mark Vroegop 翻译:言简 来源:crossway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